坐自动驾驶网约车啥感觉 记者体验了一盘

  北京启动首个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试点 追踪

  花1块多,通过APP下单,坐自动驾驶车上路。红星资本局昨日在北京体验了商业化试点的自动驾驶。

  11月25日,北京市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工作办公室公布,北京正式开放全国首个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试点。

 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,百度和小马智行成为首批获许开展商业化试点服务的企业,并拿到了各自的自动驾驶车辆收费通知书。而在25日当天,百度Apollo获得了国内首个自动驾驶收费订单,这标志着自动驾驶正迎来“下半场”——商业化运营阶段。

  11月26日,红星资本局通过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“萝卜快跑”乘坐体验了一把。在去年10月,红星资本局也曾在北京亦庄地区体验过百度Apollo自动驾驶。时隔一年,百度的自动驾驶落地有何“升级”?

  实测/ 整体平稳 突遇来车会先行制动

  想要体验百度的自动驾驶,乘客首先要下载“萝卜快跑”APP。这与去年利用百度地图呼叫的体验不同,自动驾驶目前不再绑定在其他APP上,而是自己独立出来。并且该APP已向公众推送收费功能。

  在打车过程上,红星资本局发现,与上次相似,都需要选择上、下车固定站点,因为添加了收费功能,页面上也会显示行程的预估价格,这点与常见的打车软件类似。

  据了解,目前试点的自动驾驶车辆,还无法实现在测试区域内的任意地点上下车,需要在固定的地点打车。就百度Apollo而言,初期覆盖经开区600多个站点。途经经开区管委会、大族广场、亦城时代广场、中航国际广场等核心区域。

  26日下午,红星资本局多次体验发现,呼叫来车时间不等,快则10几秒,慢则2分多钟。上车后,乘客需验证手机号码后四位,车辆才可启动。坐在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,面前的屏幕会显示车辆将要行驶的路线、目的地距离、行驶时间等信息,以及周围车辆、行人位置等路况信息。

  与去年的体验相同,车内依然配备安全员作为一道安全保障。正常情况下,安全员并不干涉车辆的驾驶。行驶过程中,车辆可以自主识别来往行人、车辆和红绿灯等情况。

  红星资本局体验了1.2公里的距离行驶约7分钟左右,在体验过程中,整体乘坐感觉平稳,时速最高不会超过60公里,这也是目前国内对自动驾驶的限速要求。刹车时也会自动与前车保持一定距离。在遇到周围有其他车辆突然靠近时,自动驾驶车会先停止,判断路况后再继续行驶。

  此前,百度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,其中Apollo L4累计自动驾驶测试里程超过1600万公里,同比增长189%。此外,“萝卜快跑”在今年三季度共提供11.5万次的乘车服务。

  百度Apollo方面表示,旗下“萝卜快跑”已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长沙、沧州五地开放常态化运营,预计到2025年将扩展到65个城市,到2030年扩展至100个城市。

  价格/

  起步价18元

  里程费4元/公里

  消费者关心的计价情况,目前根据百度萝卜快跑APP信息显示,在商业化试点阶段,百度将按照“起步价18元,里程费4元/公里(超出1公里后开始收取)”的规则收取费用。

  从计费来看,红星资本局体验了约1.2公里,萝卜快跑的价格为23.2元,活动抵扣后实际付费1.16元。

  对于收费原则,百度方面回复红星资本局,目前准备了市场化定价,先参照专车的标准,在不低于网约车专车的标准基础上做了一个定价模型。

  未来/ 商业模式何时成型? 还要多个节点验证

  据了解,作为首批获许开展商业化试点服务的企业,百度和小马智行现阶段将在北京经开区60平方公里范围,投入不超过100辆自动驾驶车辆开展商业化试点服务。

  根据配套发布的管理政策,在保障市场公平竞争原则的前提下,企业可采取市场化定价机制。同时,在向乘客明确收费原则、支付方式等信息前提下,方可开启体验收费服务。

  进入商业化运营后,自动驾驶的商业模式能否跑下去?对此,百度Appolo相关负责人回复红星资本局,验证商业模式,除了商业模型,还要看几个时间节点,“当硬件成本逐步接近于可经营成本的时候,而且当路网的条件以及更多的商业条件都成熟的时候,那就是越来越接近商业化运营的时期。”

  技术、成本、政策等是制约自动驾驶大规模商业化部署的主要因素。此前,北京经开区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当前,整个行业已由技术验证、产品开发迈向商业化布局阶段。因此,开放自动驾驶商业化试点,为自动驾驶企业打通了从研发到商业化的完整闭环,将鼓励和引导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模式探索和创新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

【编辑:卞立群】

 

标签: 刘万蓉 吴? 张涛 王哲享 徐军

相关文章推荐

添加新评论,含*的栏目为必填